Ando木子

【裘盲】温柔
#ooc预警.
#梗源lof@明没零
#文笔是什么不存在的

游戏…就快要结束了吗…
“呼…呼…”
在经过一场激烈的游戏之后,奔跑对海伦娜来说变得更加困难.
盲杖颤抖着试探前方的地面,拓开一小片黑白世界.
队友都已经牺牲,只剩她一人.
逃出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事已至此,奔跑的步伐也有些迷茫.
是不甘心吧…
“喂!”
是监管者…!
脚下一滑,海伦娜终究还是摔倒在地.是裘克先生…在这位监管者面前,求情走地窖什么的就更不可能了…她有些沮丧.
盲杖不清楚滚到了哪里去,感知世界的方式仅剩触觉与听觉.被生硬地扯着胳膊站起来,然后拉向有着轻微风声传来的地方.
“…裘克先生?”
盲杖被一把塞进了手里,眼前总算是能瞥见点儿东西了.海伦娜轻轻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前方.
…嗯?地窖?
裘克松开了海伦娜的手臂,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正常些.
“瞎子.”
“您是叫我吗…?”
“记住了,地窖在这儿.”
“…你爱跳不跳.”
说完这些正准备转身离去时,背后那个略带柔弱的声音犹犹豫豫地响起.
“您要放过我吗?”
啧,这小瞎子事怎么这么多.裘克不耐烦地挠了挠左眼的伤疤.
“不是.”
“反正我也赢了,懒得打你.好了快滚吧.”
“…你再待着我就要被扣工资了.”
像是担心会被怀疑似的再加上一句.
…这小瞎子笑什么.
“裘克先生很温柔呢.”
海伦娜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只是突然感到很高兴而已吧,她想着.不自觉就说出了那样的话,海伦娜对裘克笑了笑,摸索着地窖的边跳了下去.
啧.裘克不耐烦地抱着膀子看她慢慢吞吞.
女孩的身影消失之时,他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怎么有点…舍不得她走呢.

我真的有在努力写……瘫
我我我尽量今天写出来/快期末了学生党扛不住

凹凸世界乙女向-「一起去烟火大会吧!」
内含嘉/格/雷/安
男神你们的ooc我的
越写越长是怎么回事
玻璃心不喜勿喷

嘉德罗斯
说是不屑于参加这种平民的集会,看着你期待的样子却也还是哼哼唧唧地固执地挂了条围巾陪着你来了。抱着手臂走在你后面一步的位置,金色眼瞳扫过市集上各种卖零碎小玩意儿的铺子,目光又落定在前面你的背影上。
「哼,果然是只有渣渣会感兴趣的东西。」
「罗斯罗斯!快来看看这个!」
你激动地左看右瞧,顺势拉过嘉德罗斯的手拉他到捞金鱼的小池子前看金鱼,却没注意到嘉德罗斯被围巾遮住的脸颊红了,比小池里欢快游曳着的金鱼还红。
他低头看了看你们俩牵着的手,暗自用力又握紧了些。
「渣渣就是渣渣。」

格瑞
格瑞有些后悔为什么陪着你来了烟火大会。这里人山人海,各种人声与乐声杂交在一起,远远地穿过通明的灯火传来,而格瑞一点儿也不喜欢喧闹。
不过,看着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兴奋了一路的你,格瑞倒也突然有些喜欢上这种日子。
「格瑞格瑞!我今天的发型好不好看!」
为了今天的烟火大会,尤其是因为是和格瑞一起来的,你费尽心思照着杂志上的发型编了头发。
「嗯。」
「格瑞格瑞!我的衣服好不好看!」
你身上是新买的长裙,腰部打了很多褶,走起来飘飘欲仙。
「嗯。」
「格瑞……」你嘟起嘴巴做生气样。「待在格瑞身边都感觉像是在冬天。」
「……」
格瑞轻轻摇头,手覆上你的脑袋,不轻不重地揉了揉。
你的脸一下子烧起来。格瑞今天不、不正常啊……你快步向前跑去,想掩饰自己通红的耳根。
格瑞在后面慢慢跟着,紫罗兰色的眼中有了淡淡的笑意。
「慢点。」

雷狮
「烟火大会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去酒吧喝酒。」
你一脸冷漠地看着出门前还抱怨无聊不想去现在玩得比你还嗨的雷狮。
「不是说没意思吗。」
「少废话,给我买瓶啤酒去。」
你强烈发表着自己的不满。「我是来看烟火的,不是来给你跑腿的海盗老大。」
「噗嗤。」
雷狮突然笑出声来,看着一脸嫌弃的你,靠近你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现在倒是神气了?」后面还有些什么话。
你一下子被他弄得满脸通红,“你你你”了半天硬是没憋出一个字。雷狮又嗤笑一声,拉过你的手牵着你往前头空旷的草坪上走。
「干什么啊?」
「来烟火大会不看烟火?」
雷狮话音还未落,一朵巨大的粉色烟花在你们俩头上炸开,发出“砰”的声响。你停住脚步,有些入迷地看着寂静夜空中这独有的美丽。
雷狮站在你身旁,没有抬头而是看着你的侧脸。趁你不备在你脸颊上偷亲了一口。
「!你干什么?」
「怎么,海盗欣赏自己的宝藏你也要管么?」

安迷修
今天你本和安迷修约定了要去一年一度的烟火大会,可集市上人太多,天气又热,你非常悲催地中暑了。
「对不起啊,安迷修……难得你有个出来玩的机会还让你在这里照顾我……」
你坐在远离人群的长椅上,不无歉疚道。
安迷修在自动售卖机前边按按钮边回答,
「没事的小姐,小姐比起烟火大会来说可重要的多了。」
一罐冰可乐“哐啷”掉出来,安迷修蹲下身子取出饮料,递到你手上,祖母绿色的眸子里不无担忧之色。
「小姐先拿这个降降暑,过一小会儿再喝。」
「嗯……」
手里捧着的罐子上慢慢冒出细细密密的小水珠,你感到头不那么晕了,便轻声道,
「安迷修……我好一些了,我们继续逛吧?」
「真的没关系吗?」
你愣了一下,安迷修站在你面前,俯下身子,微凉的唇碰了碰你的额头。
骑士露出了腼腆的微笑。
「还是回家吧。」

好吧还是发一下...
不要在意她为什么没有双臂...
只是想摸个裙子爽爽...
这个女儿应该会有后续的x

写手挑战【“我爱你。”】
#cp琪芽
#reburn
#幼儿园文笔

空荡的地铁站内。
刷卡的机器不断地发出警报声,周围的地上散落着不少公交卡。悬挂着的电视上,是鲜红的几个字,“No signal”,发出让人厌烦的嘈杂声音。
“嗒...嗒嗒...”
少女依靠在自动售卖机上,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手飞快地往手机上打着字。
聊天框的一头是她发来的信息。
“不要再任性下去了~”
少女眸色一沉,指尖停留在发送键上,轻叹一口气。“真是烦人。”
发送。
“偏不要~!”
pocky在被咬断时发出清脆的“啪”一声。少女拿着手机的手垂下,侧过脸放远视线。天蓝的眸子在阳光下闪着光。
“滴。”消息提示音。
“没办法...就算使用武力也要带你回去!”果不其然。
“终于来了吗...”
“哼。”
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身旁的空间,扭曲着,显现出一部巨型机甲。在机甲的大手伸过来的同时,少女轻盈一跃,同时按动了身上的按钮,时空断裂。
落在地上,拍了拍外套上落下的灰尘,目光瞥到身旁浮起的可乐罐,上面印着谁的样子。
“呵。”
拿起可乐罐一饮而尽,动作潇洒流畅地扔进垃圾桶。在罐子入桶的刹那,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机甲一手抓空,扭头看向地铁站的另一头。少女早已跃出好远,一边小跑着一边回头看着机甲,看到机甲扭过头来,少女向着机甲吐了吐舌头。
“略略略~”
少女跃出了机甲的视线范围。机甲的“双眼”在那一刻变红,几乎就在同时机甲也一跃而出,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少女正在的一片范围内,落地的瞬间掀起了停止运行的列车和无数块钢筋石板。少女瞳孔一缩,立刻用双臂护在自己脸前,双腿一蹬,一个空翻落到了飞起的一块石板上。
机甲直接扯断了一节列车向少女扔去。
少女拎住外套的领子,天蓝的瞳孔在列车飞来的一刻变成了橙色。少女飞跃向列车。
“第四代女武神歼敌装甲——白骑士月光——载入——”
耳边传来机械的提示音,少女在飞向列车的同时,身上原本的白练已经化为白色的装甲。飞进列车之时,装甲已经加载到了全身。
少女飞出列车,直直朝向机甲。
机甲拔出身后的太刀,直插向少女的方向。
少女一个侧翻直接落在刀背上,冲刺向机甲的臂膀。
少女头上,出现了一对翅膀一样的头饰。
“装甲载入完毕。”
“想抓我?还早,一!百!年!”
少女一边嘲讽着一边滚翻躲避掉了机甲覆盖过来的大手,留下了千片白色羽毛。胸前的黑色布料上,浮现了发出淡淡金光的标志。
少女的身后,光点缓慢呈现。
“光翼...”
少女睁开眼睛。
“展开——!”
漂亮的翅膀展开的同时,无数条光波穿刺向机甲,穿透了机甲。
“哈...哈...”
在激战过后的一片废墟中,少女伫立在残破的只剩半身的机甲上,伸出的左手吸收着机甲的崩坏能。
“吸收完毕。”提示音。
少女的手抚在机甲的“脸”上,俯身吻了上去,做着“yayi”的口型。
“Ich liebe dich.”

写手挑战【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不算虐的虐文
#微樱凛
#潦草对话体
#初次写文不喜勿喷

“咳咳...姐姐,我的病...是不是好不了了...?”
“凛,别瞎想,乖乖吃药,你的病一定会好的。”
“嗯!到时候,我要和姐姐一起去看樱花!”
“好,等到春天来了,姐姐就带你去看樱花。”
……
“大人,已经三个月没有下雨了!”
“大人,请再献祭一次吧!”
“...好,樱,你准备一下吧,明天就举行祭祀。”
“好的,父亲大人。”
……
“凛,我们逃走吧!”
“离开这个地方,姐姐带你去山上看樱花。”
“就算只有两个人也没关系,我们还有彼此。”
“凛!我来了!走...凛?!”
……
“她已经被挑断了手筋脚筋了,樱,凛早就知道自己会是这次的祭品了。”
“不…我不信!我不会杀死凛的!”
“樱,来不及了,快点动手吧!”
“凛!!!”
……
“姐姐...我好像...没法履行约定了...姐姐要成为...最出色的巫女...好好...保护大家...”
“凛...这不是真的...”
“下雨了!下雨了!”
“这都是神明的恩赐啊!”
……
“凛,姐姐已经获得了能够杀死所有人的力量,我要让他们都给你陪葬。”
“然后...然后姐姐就去找你。”
“无论终点是天堂,还是地狱。无论路上是妖魔,还是神明。姐姐都会去到你身边的,好不好?”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